所谓成年【三】

老贾实体化,变小(年龄)梗
前期变小G,后期变回直接NC-17qwq
带复联玩
欢乐风&悬疑风&抽风(bu

上一章

三.

“是的……全部都搬走了,能搬的都在爆炸之前搬走了。”

Coulson看起来非常头疼。

现场几乎一片狼藉,两层楼高的房子脚下零零碎碎全是跌落下的砖瓦,与一些草屑混在一起,散发出焦人的气味。周围拉上了警戒线,扛着枪的人分布在各个方位,还有一些人在安抚赶来的看起来情绪很不稳定的科学家们。

“重点是这个科研室是上头关注的一个科研部的分组成员成立的,现在楼被炸了一半,关键的试剂和手稿全不见了。”

Tony摸了摸下巴。

“谁报告的?”

“现在这件事的负责人,George Glad的一个手下——Tom July。”

他伸手指了指身后不远处一个看起来莫名羞涩的小个子,正比划着跟他那一脸正经的上司交代什么。

“哼……有负责人应该就不需要复仇者了吧。”

Tony吊儿郎当地看着他,关注的重点显然和Coulson不一样。

“……”

Coulson抹了一把脸,朝Tony靠近了些,压低声音道,“……负责人是主要做一些官方的事,关于这个科研室研究的一些东西他们缺少台面上的权限,所以。”

Tony挑了挑眉。

“合作?”

Coulson松了口气,才注意到他身后一直都没有说话的身姿笔挺修长的男人。

目光对上的一瞬间,Coulson觉得有一股电流在自己脑子里炸开了,他几乎是立刻警戒起来。

他的本能告诉他,这个男人很危险,非常危险。

“Tony,这位是?”

“啊,他是Jarvis。”

“什么?!”

他的眼睛瞬间睁大。

“Jarvis?God!你一个月没露面就是为了这个?他……完全看不出来是个机器人!”

Tony毫不留情地翻了个白眼。

“机器人?你还有什么别的更low的称呼吗?超人工智能实体化谢谢!”

Coulson还在感慨Jarvis的完美,而Jarvis优雅得体地把功劳全部归于Tony,同时Coulson还获得了Tony.宇宙中心.Stark的一句多少有些欠揍的“Stark的造物当然都是完美的”。

Tony得意完之后才补充了一句,“对了,这消息你先别漏出去。”Coulson自然答应下来。

他们都没有发现不远处一双平静下隐隐显出些疯狂的眼睛。

"Sir…"

Jarvis终于有些无奈地开口了。

“怎么了Jar?”

现在他俩正光明正大——不,两人都戴上了可以遮住大半张脸的墨镜和街边买的鸭舌帽,走在纽约街头。Tony正在舔着一个巨大的草莓芒果冰淇淋。

“首先,Agent Coulson那边的事您不需要多做些调查一下吗?其次,我们为什么要到这里来?那些故意往我身上撞还不停抛媚眼的女人身上的香水味简直让我想关闭我的嗅觉模拟板块。再然后——恕我直言,sir,您吃的这是什么?劣质脂肪植物脂肪,酪蛋白酸钠,乳化稳定剂和大量防腐剂,香精的浓稠糊状混合物吗?”

“Coulson?现在管他干什么?……我们在干什么?当然是daddy带你体验美好的世界享受人生啊!……还有,你是不是看不惯所有除了你自己亲手制作的以外的所有冰淇淋?”

Tony挑着眼看他,Jarvis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

“而且啊,你不觉得这个颜色很像Iron Man吗?金红金红的……”

“……”

Jarvis张了张嘴看起来像说些什么,但看着Tony扬起的笑容最终选择了沉默。

Tony瞥了他几眼。

Jarvis白得很好看,那样的肤色在阳光底下好像在发光,干净到圣洁。而他那如被刀切割出来的完美轮廓,使他在光下更像一塑雕像。即使露出的脸并不多,但依然能让人感到英气逼人。

……他的Jar真好看。

想到那些女人的举动他哼了一声。

Tony向来是个行动派,他拽起Jarvis就跑,在某个地方拐出了大道。

人潮有些拥挤,Jarvis虽然很配合,走到分出的另一条路上时Tony依旧有些气喘吁吁的。

这条街上的人明显比主街少,Jarvis看着Tony少了一半的冰激凌球似乎明白了刚刚为什么从身后传来了大骂声。

他们的脚步慢下来,Tony也慢慢松开Jrvis的手。

这一整条街的店好像都只卖一种东西——花。

每家店都不大,一些新鲜的,还沾着水珠的花被摆在了店门口,在阳光下折射出几番破碎的光影和跃动着的鲜亮的色彩。

“……也许我们可以买些花回去?”

Tony提议道。

Jarvis看了看这些店,“Sir,他们可没有能让您刷卡的机器,而我们也并没有多少现金。”

言下之意,买是能买,但买不了多少。

Tony并不在意,他已经转悠起来了。

“……Jar你觉得红色风信子怎么样?”

“它的花语是‘让人感动的爱’。”

Tony撇了撇嘴,“太没品了。松虫草呢?”

Jarvis咳了一声,“寡妇的悲哀。”

Tony摇头,“不,Natasha一定会先毁花再毁我的……”

Jarvis没想到的是,Tony在反反复复问了很多之后,竟然把选择权交给了自己。

“算了……你挑吧Jar,我不适合这种少女的举动。”

Jarvis挑了挑眉,并没有说出什么反驳的话。

他选了一束向日葵。

金色的,很张扬,很灿烂。

Tony并没有问什么,他觉得向日葵的花语可能差不多如此。

阳光的,积极向上的,充满希望的。

用来作装饰的话很符合他对Jarvis的选择的概念。

但是啊,向日葵的花语到底是什么呢?

——沉默的爱。

下一章

评论(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