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司机?不存在的】寻不知道啥玩意儿记1

故事起因-上
故事起因-下

5000+
#甜#
食用愉快ww


Sam有时候——其实是很多时候,都不是很能理解Tony的脑回路,比如现在。

他觉得去新疆大可直接一趟(或几趟)航班飞过去——确实符合Tony口中的“普通”,是吧?

但是好像又不符合“Tony Stark”口中的普通。

于是他们一大班人马就乘着直升机到了重庆,因为Tony一句轻飘飘的“自驾”。

——自驾你个头啊!你对自驾这个词是有什么误解吗?一定要开一段车到目的地去才叫自驾吗那为什么不从纽约开到新疆算了!

Sam看着排得整齐的一行车泪流满面,脑中的吐槽像滚弹幕一样过得飞快。

Tony摆摆手说了一句大家自己安排,便和Jarvis上了几辆房车中看起来功能设施最齐全的一辆。

猎鹰表示虽然是在意料之中,但他依然觉得不爽。

大家已经商量起来了,最后Natasha和Clint,Yondu和Peter,Loki和Thor分别选择了三辆轿车,而Vision,Wanda,Pietro,Remy,Rocket和Groot住进了一辆房车,其余X-men的人住进了另一辆房车,而Steve,Bucky和Sam则挑了相对较小的一辆房车。

哦,说错了,是Steve和Bucky挑了小的。

想睡房车的Sam在被一对人闪瞎和被一堆人闪瞎之间选择了前者,然而事实证明,都一样的。

Sam还持续发现,现在面临的最大问题并不是他们还得开夜车,也不是他们当中的很多人根本不会开车,而是,现在所有车都已经上高速了。

——我们仍不知道某些车是怎么动起来的。

Sam表示他害怕,真的。

“小子,开你们地球这玩意儿跟开星舰应该差不多吧!”

星爵表示他怎么会知道但是你悠着点车是不能星际跳跃的所以别到处乱按尤其是喇叭!

但是随着口哨声紧跟车辆的箭,在夜色中呼啸着划出一道道鲜亮连贯的红痕,看起来真是张扬而夸张地美丽。

很久之前,也有这样一个人霸道地划破了他的夜空,然后他们在一片深沉的黑暗中相互给予着光和希望。

Peter Quill看着因笑容而露出一口烂牙的Yondu,不屑地撇了撇嘴,然后扭过头去,努力让自己的笑容不要像他一样傻。

然而牌皇有些苦恼。

“Remy,我觉得这车走得太慢了。”“但是你要知道这不是它的问题……”他尝试着给他解释。

“……”

“——啊当然也不是你的问题。”

“那是谁的问题?”

眨巴着眼睛的小天使看起来无辜极了,眼里晃晃的光让Remy有些晕乎乎的。

“……我的。”

而和Vision处在驾驶区域的Wanda也有些头疼。

“Vision,你不会开车,对吧……?”

“……”

被问到的人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些什么,但还是选择了沉默。

“其实没关系的,车能动就行……但你能不能稍微让轮子转一转啊,车子平移着走看起来会很诡异的。”

女巫的眼神很真诚。

Vision发现自己更说不出来话了。

然后跟在他们车后面的路人几乎是惊恐地发现明明是朝前开的车车轮却在向后转。

mmp他这是见鬼了吧……

另一边的场景惊人地相似。

“Erik,你不会开车是吧。”

教授冷静地使用了陈述句。

“……不,我会。”

万磁王选择了否认,虽然他知道现在自己的脑子对Charles是敞开的。

教授好心地没有拆穿他,“那请你开个远光灯吧。”

“……”

开玩笑,车子都没发动开什么远光灯。

果然好心什么的都是错觉。

尤其是对方还挂着“我知道你在想什么”的微笑的时候。

待在后边沉默半天的Logan开口了,“我来开吧。”

Charles冲他摇了摇头,轻声说你还是好好照顾他吧。

Logan下意识地去看自己怀里的小队长。

好歹复联(尤指Tony)是这次旅游的组织者,为了让Scott更好地欣赏景色,博士专门准备了可以让他的能力暂时失效的药剂,这种药副作用并不大,唯一的影响就是服用后的几个小时会非常嗜睡。

小队长睡得很安稳,取下眼镜后整个人的线条都柔软了不少,他的睫毛不时微微颤动着,称得上乖巧。

Scott也似乎做了个好梦,嘴角微微翘起。

随即一个吻落在眼睫,和Logan的眼神一样温柔。

隔了一个门的房间里可就没那么和谐了。

“Kurt,Kurt你还好吧?!”

在直升机上吹着冷风睡了半路的Kurt在上车后没一会儿就发烧了,现在在房间里砰砰到处瞬移。

“Kurt!Kurt你——!”

被揪下好几根羽毛现在又气又担心的天使终于忍无可忍,抓住夜行者的尾巴一把压了上去。

身下的人蓝色的皮肤上晕开了些许红,尤其是眼角还含着水光,因缺水而有些发哑的嗓子带着气声,“松……松开,Warren,难受……”

“……”

他没有想歪,没有,真的没有。

下一秒,砰地一声之后,一切都安静了。

正在驾(没毛病)车的Erik冷静地说,“他们走了。”

Charles笑眯眯的,“你真把自己当磁铁吸着车子走啊,难怪人走了你知道——是觉得变轻了吧。”

“……”

万磁王看着X教授的笑容就想咬他嘴唇,然后他就这么做了。

反正,“车子没发动,没有远光灯”。

Sam是自愿当司机的,他可不想拆开他们,然而等身后隐隐传来水声时他才开始后悔了。

猎鹰痛苦地眯了眯眼睛,大晚上的,Cap你们注意影响好不好?

接着是低低的轻吟,混着Steve隐忍克制的
声音,“忍一忍……别动,不会很痛的……Kurt。”

等等?!Kurt?!

猎鹰差点没把方向盘扔了。

什么情况?!

“Bucky……别摸他尾巴——没事你摸吧……”

紧接着是Warren的怒吼,“不准!”

“Captain,这是怎么了?”

Sam弱弱地开口。

“没什么,就是Kurt和Warren突然到我们车上来了,Kurt好像有点发烧,我们想找点药……给他……”

Steve的声音渐渐低下去。

“这是又怎么了?”Sam觉得头疼极了。

“没,他们又走了。”

摸到Kurt尾巴的Bucky看起来心情不错。

于是才回了一下头的猎鹰就被冬兵眼中的小星星和美国队长宠溺的笑容击中了。

——他们去哪儿了?

Tony正心满意足地窝在大床上,吃着Jarvis喂他的甜甜圈。

让一个超人工智能亲自开车?想太多。

又是砰地一声响,地上便出现了纠缠的人影,Warren扑腾着的巨大羽翼看起来狼狈极了。

Tony看着他因两人突然出现被吓了一跳而没叼住的,滚在地上的半截甜甜圈,有些怨念,“……你们这是仇富吗?”

呸!

Tony·不要脸·Stark果然是名不虚传,不就是有钱吗嘚瑟个什么劲儿!

天使在心里爆了句粗,然后简单地说明了情况。Jarvis理了理衣服下了床便从一个隔间里翻出来一瓶矿泉水,递给Kurt,柔声道,“先喝点水吧。”

挣扎了半天不想吃药的Kurt安静下来了,伸手接过水,低声道了句谢谢。

然后一口下去就倒在了Warren怀里。

天使的双翼猛地张开,羽毛根根张立,看起来愤怒极了,在还未开口之前,便被Jarvis截住了话头。

“这不是什么奇怪的药,只是用来定神然后短时间促进睡眠的,醒了之后再吃一点感冒药就好,是博士提供的——看起来你这位真的很累了。”

Kurt的呼吸很平稳,比醒着时好多了。

Warren的羽毛耷拉下来,翅膀慢慢收拢,轻声说了句谢谢。

“没事,你们今晚就待我们车上吧。”Jarvis得体地微笑着。

一转头就碰上了飞扑过来的Tony,抱住他使劲蹭。

“Jar!看来他们是真的仇富啊!”

“……”抱着Kurt的Warren转头就走。

就着Tony的力道坐下,Jarvis凑到他面前,对上他焦糖色的大眼睛,“Sir,您知道,单间隔音效果很好的。”

“等一下Jar,我不是那个意思……唔。”

同样是正常开车的鹰眼有些头疼,错了,胃疼。

Natasha对他是真的好,好到他觉得自己要撑死了。

从上车起,寡妇就一直在给他投食,瓜子花生葡萄桃子包子饼干,在他差点被一个突然塞进嘴里的牛奶布丁呛死的时候,他含糊地开口了。

“那个……Nat,我能不能不吃了?”

寡妇的眼神立马像刀一样砍了过来,吓得他差点把油门当刹车踩。

“我的意思是,你看我这体型,他们都叫我肥啾了。”Clint的心默默地疼了一下。

Natasha异常豪气地摆了摆手,“这不算什么!我要把你喂成肥球!”

“……”

Clint泪流满面。

在某些人饿得不行翻箱倒柜找吃的的时候,他已经饱得七荤八素了。

夜有些深了,一行人挑了个服务区准备睡车上。

轿车上的人们和房车上的商量了一下,都睡在了更舒服的地方,唯有一对没有。

Thor和Loki。

“本王才不要和他们睡一起——而且本王可以不睡觉。”

把车椅努力往前靠,整理了半天后座为了让邪神躺舒服的雷神听到这句话看起来委屈极了。

“那你去玩吧,我在这里守东西。”

Loki盯了他半天,嫌弃道,“……本王凭什么听你的。”

“……”雷神睁大了眼睛,看起来有些茫然。

Loki翻了个白眼,抬腿一蹬,Thor毫无防备地滚下了地。

"Bro…"

“谁是你bro——”

雷神一抬眼就发现Loki已经躺下了,背朝着他,微微拱起——那是防备的姿势。

“……那你睡吧,我守东西。”Thor不知道还有什么其他话可说。

话音未落,就再次对上邪神愤怒的绿眸,“谁他妈敢偷本王的东西那真的是找死!现在,闭嘴!睡觉!”

他又转过身去,随即觉得身后有人压上来,自己都不懂为什么语气莫名其妙地就软了,“……挤。”

雷神抱住他,“抱紧了就不挤了!”Loki再次默默地翻了个白眼,却没了动作。

许久,一个极轻的确认似的吻小心翼翼地落在额角,Thor慢慢地把手臂收紧了些,感受着怀里人的温度。

Loki握着匕首的手也悄悄松开了。

那你以为能睡房车就很爽了?

首先,在美国队长正直诚恳的,他只是要和Bucky聊聊人生谈谈理想绝对没有其他目的也没有其他事要干,的目光下,Sam再次很自觉地上了Wanda他们的车。

接着,在三点左右,猎鹰在一片后背发凉的氛围下昏昏沉沉地醒了过来。

什么情况……

他困得有些睁不开眼,下意识地往枕头边上上一摸,传来窸窣的响声,Sam立即清醒了。吓得。

他看着自己满手的玻璃渣,残念地想着这是上次的那把匕首吗怎么这么阴魂不散!

而一旁的Groot睡得乖极了。

最后,五点半准,出去溜了个弯心情莫名极好的Rocket一把拉开了房间门,嚎了一声GROOOOOOOT!!

然后兴奋的小树人就踩着他的头飞奔了出去。

就是那种,突然跃起,重重地在他脸上一踹,然后借着蹬力弹了出去,的那种踩。

乖个鬼啦全是熊孩子!

揉着自己的脸,Sam下了车正好遇到同样刚从车上下来的Remy,打了个招呼,“Morning,你们那个还没醒?”

牌皇喝了口咖啡指了指玻璃,Sam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心情微妙极了。

Pietro睡得很香,同时他的姿势,也很有难度。

上半身标准侧卧,下半身完全趴着朝下,而腰扭出了一个,他这个年龄看着就疼的弧度。

猎鹰不禁摸着下巴感慨不愧是年轻人,“好腰!”

下一秒就觉得自己的脖子被什么尖锐的东西抵住了,余光撇见是一张鬼牌,散着危险的红光,身后的男人眸中同样点着这样的色彩。

“你说什么?”

这场景有点眼熟啊……

——不是为什么你们都对我的脖子执念那么大啊!

“没什么……嘿嘿,收回,收回。”

Remy哼了一声收了牌然后无比顺手地拍拍他的肩,“没事,其实我开玩笑的。”

“……”

X-men那边来的人心其实都一样黑吧……小声吐槽着的Sam一转头就对上了一双幽怨的眼睛,吓得他一蹦。

“我也觉得。”

Tony的黑眼圈重得有些明显。

“Tony,你这是怎么了?”

“我——”

旁边突然传来鹰眼的呕吐声,寡妇扶着他看起来有点担心的样子。

接着是Steve苦恼的声音,“谁来搭把手啊我们车子爆胎了!——啊?我和Bucky?没有!我们哪里有那么激烈啊!”

Yondu冒了个头出来,“那玩意叫雨刮器吗昨晚不小心按到了它停不下我就让Peter把它撅了没事吧?”

“Erik他们的车被追尾了——对停着被其他车撞了,他是梦见自己还在开车吗现在那些车贴在上面扯都扯不下来!谁来叫醒他!”

“为什么Scott和Kurt还在睡啊你们博士给的药里是不是还加了安眠药啊!”

“Loki和Thor不见了!”

猎鹰目瞪口呆。

他这都是错过了什么?

/////////////////
这旅馆的网真是极差本来准备写2000+就好hhhhhh停不住hhhhhhhhh

评论(7)

热度(134)